migongnengtuan 发表于 2020-10-18 12:05:21

朴槿惠启用亲信青瓦台人事大换血 任务名

五分钱的冰棍


五分钱的冰棍

——齐一风





在我的记忆中有一种5分钱的冰棍很好吃。虽然风已经把往事吹远,那让冰水浸泡透的纸张散发着的诱惑,至今难忘。

我小时候很馋,当然现在还是很馋。姥姥很疼我,总是会给我几个五分的钱让我去买冰棍。我把它们藏在衣服的一个个口袋里。小时候就是这样喜欢口袋,哪怕什么都不装,拥有那些口袋就好象是拥有好大的宝藏似的。

中午上课前,学校老师办公室东边的那棵杨树下总是有一个人在卖冰棍。自行车后架上一只白色的箱子,里面用厚厚的棉花保温。那时,中午能吃上一块冰棍是最快乐的事情了。

记得那时我喜欢把冰棍纸凉干,弄平整了收藏在课桌洞里。我想没有比多集一张冰棍纸更让我快乐的了,我猜测我捡到百元钞票都不如。唉,当然我至今还没捡到。

那时侯我们还用冰棍的棍儿玩一种游戏。

就是用一把那种棍儿,有时是二十多,有时是三十多根玩,再多了就不好玩了。在一个课桌上用手抓住一把棍儿树直了,然后突然撒手。如果你要是把棍儿撒到桌子外面,你就丧失一次机会。别人再撒。你用手或者用已经赢得的棍儿按住其降焦减害已被证实是不科学的 任务名他的棍儿,去把棍儿或抽出来,或者拿出来,或者抬出来,或者翘出来。要求就是不能让那一堆给塌了,而且不准半路砸到那堆上。不然你就死了,换别人撒。

我那时挺笨的,我每次最多只能拿出几根。我那些小伙伴里有人可以拿出十几根呢。不管是厉害还是笨的,大家都对这个游戏乐此不疲。

唉,时间过得真快。十几年先过去了,我那时的小伙伴都有小孩子了。为各自的前途奋斗着。如今长大了,吃过几块钱的冰棍雪糕,但是我觉得这样永远不如小时候吃五分钱的冰棍快乐。

难忘五分钱冰棍的童年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朴槿惠启用亲信青瓦台人事大换血 任务名